地 址:广西省南宁市王城大道与九都路交叉口2号
手 机:13603881111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8003881111
电 话:13938888555
电 话:0379-63128888
联系人:曾先生
六合网投
此文献给那些不畏权势勇于追求真理的后人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一站式服务 >

此文献给那些不畏权势勇于追求真理的后人

往事回忆——“二.一”大镇压
 
此文献给那些不畏权势勇于追求真理的后人
 
    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,不涉及到攻击谁。请阅读者不要戴帽子,不要打棍子,只以平和的心态思考。
    1967年2月1日,天空中飘着小雪。早晨4点多钟,凤城县广播站的高音喇叭开始广播。我下意识的拉了拉被角,盖住了头,极不想声音传入耳中。但微弱的声音还是在耳畔回荡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播的是凤城驻军一号公告。我没有原稿,事情又过去近五十年,只能凭记忆说说公告的内容。公告的大意是:凤城丝绸厂有个群众组织叫红卫军,是哈尔宾荣复军的一个分支。当时哈尔滨荣复军已被中央定为反动组织。他们准备暴动,准备夺权。所以凤城驻军开始镇压。此公告反复的播出。
    我一骨碌从炕上起来,穿上了衣服,推开了大门,顶着雪花,疾步的向我的母校——凤城一中走去。
    凤城一中后大墙的右侧是一片很大的菜园。我看到战士在雪地里架着机枪。一中的十字路口,站着荷枪实弹的战士。道路已经封锁了。我当时也就十八毛岁,可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,照样前行。一位战士拦住了我,厉声的喝问:“干什么的?到哪去?”我指着红卫兵袖标,高声的回答说:“我是毛主席的红卫兵,凤城一中的学生。回学校!”战士还是厉声地说:“那也不行!”我说:“怎么就不行?难道还要搞白色恐怖不成!”
    见到我们争吵起来,一位连长模样的军人走了过来。了解了情况后,他在战士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。战士的枪就放下了。战士说:“我送你去学校!”就这样,在战士的陪同下,我凛然正气的走进了一中的大门。走进了红卫兵总部的办公室。
    红卫兵总部的对面是毛泽东思想红卫兵1018兵团司令部。这时传来一群女孩子的哭声。我这个人凡事好奇,就循着哭声走了过去。这群女孩子的中间也有我们班的同学。别看两派,观点不同,可我们的私人感情还是不错的。通过她们的哭诉:我明白了。今日凌晨,红卫兵总部的人,利用镇压红卫军之机,用铁丝子把1018兵团的领导绑了起来,并送进了大狱。事后我了解到对立派利用镇压红卫军之时,都绑了对方的领导。如:机关干部李正芬;凤城一中毛泽东思想红卫兵1018兵团领导郭永奇,石林申;凤城师范学校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领导辛向党,丛丽等;凤城丝绸厂红卫军领导那世友,马春久,侯贵山,迟万发等人。一时间凤城看守所大狱是人满为患。
    近9时左右,我想到凤城丝绸厂去看看。大门是出不去了,我占了一个熟悉一中地理情况的优势,就从一中后大墙的某豁口跳了出来。
    此时,红卫军总部外是人山人海。红卫军的成员是手挽着手,三层防线,保卫着他们的领导。防线外是荷枪实弹的部队战士。一个进不去,一个不想出来。就这样僵持着。驻军的广播车在不停的播音,内容是在做分化瓦解工作。
    近十点的时候,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,我才想起还没有吃早饭。于是就往回家的路上走去。听说近下午两点的时候,堡垒攻破了。红卫军的主要领导,主要骨干悉数入网,不服的红卫军战士也被抓了几人。一时间,凤城的舆论一边倒,没有了不同的观点和声音。
    可令谁也想不到的是,此事发生后的第三天下午,一支由凤城一中一百多名毛泽东思想红卫兵1018兵团的女孩子组成的队伍,打着大旗,开始示威游行。他们步伐齐整,精神饱满,团结一心的精神深深震撼了我的心灵。不久凤城师范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也走上街头,凤城镇中的井冈山红卫兵也走上街头,纷纷示威游行。
    之后不久,春节即将来临。吃过晚饭的我来到了我家后院任红举的家。任红举是凤城丝绸厂的一名工人,文革中参加了红卫军,还是个基层的一位小头头。他家早来了几位年轻的女工。从她们的哭诉中我得知:白天她们加劲的工作,下班后还得接受对立派的批斗。美其名曰:“肃流毒!”站在会场中间,接受批判。有的还得跪着,美其名曰:向毛主席他老人家请罪!她们的遭遇,引起了我的同情。也激起了我的思想转化。使我走上了一条探索之路。探索凤城丝绸厂的红卫军到底是不是反动组织。
    按照凤城驻军公告的依据是:1,这一组织是哈尔滨反动组织荣复军的分支;2,这一组织准备暴动。首先我得弄清是不是荣复军的分支,其次我得弄清是否他们准备了暴动。这两点弄清了答案也就明了了。
    首先我来到了驻军设在武装部的证据展览室。看到的是:一面红卫军队旗,一个红卫军钢印,几块钢板,铁笔等物。没有枪支弹药,更没有炸药。没有反动纲领,更没有暴动的实施计划。其中一条就这样被我否定了。
    不久我来到了北京。走访了“中共中央办公厅,国务院秘书厅,文化革命联合接待室”进行查询。查询后我得知:哈尔滨荣复军与凤城丝绸厂的红卫军风马牛不相及。所以,回凤后我走上了一条为“反动组织”红卫军翻案的漫漫之路。
    三天后,一个署名“天兵怒”的“走访中共中央办公厅,国务院秘书厅文化革命联合接待室记要”的大字报出现在大街醒目的地方。引起了凤城舆论的轩然大波。同时也出现了“谁要替红卫军翻案就砸烂谁的狗头”的大标语。
    经过我几次上访记要的写出,凤城县当时掀起了为红卫军翻案的浪潮。经过中央的干预,经过广大群众的支持,凤城驻军征得有关方面的同意,决定为红卫军公开平反,承认犯了方向性路线性的错误。当凤城驻军在凤城镇中操场宣读完平反公告后,被对立派压制多时的群众纷纷奔走相告。此时我也意识到我的这一历史任务完成了。此事历时六个月左右的时间。
    此事已经过去近五十年了。对于走过的路我无怨无悔。我这个老犟头只认识世界上有这两个字:“道理”,不认识“权力”。我认为:“真理是永恒的,权利是暂时的。正直的人不能为了迎合权力而说假话。”今天,法理和权力的斗争还在进行。但我坚信:“有理走遍天下”的名言永不过时,他永远照亮人们前进的方向。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不畏权势勇于追求真理的后人。
 

版权所有 广西六合网投暖通设备有限公司 桂ICP备12012444号-1  合作网站:香港马会开将结果直播